正规资炒股平台 “退金令”影响几何?有央企率先转让金融机构股权,回归主业

7月11日,三大指数集体低开,开盘后指数震荡下行,沪指跌近2%,创业板指跌近2.5%。午后,指数继续弱势震荡,尾盘跌幅有所收窄。板块方面,发电设备、新冠特效药、农业、电力、公路等板块涨幅居前,锂电、汽车、基本金属、煤炭、化工原料等板块跌幅居前。

近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扩大会议,指出各中央企业原则上不得新设、收购、新参股各类金融机构,对服务主业实业效果较小、风险外溢性较大的金融机构原则上不予参股和增持。上述内容被市场称为“退金令”。

南都·湾财社记者梳理发现,在“退金令”发布之前,已有多家央企剥离旗下金融资产,在“退金令”发布后,鞍钢集团率先挂牌转让拥有的金融机构股权。

日前,市场投资者对于“退金令”影响颇为关注。在受访专家看来,“退金令”的主要目的在于引导央企更多地服务于实体经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防止金融风险与实体经济风险交叉传染。对市场而言,这一政策可能促使部分央企剥离非核心金融资产,短期内可能导致相关金融板块的波动和调整,但长期有助于金融市场稳定性和实体经济发展质量的提升,促进经济结构的优化。

国资委严控央企涉足金融业务

避免国有资本“脱实向虚”

6月3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扩大会议,指出要深入贯彻落实《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问责规定(试行)》,立足出资人定位,修改完善中央企业金融业务监管制度,突出严的基调,做到“长牙带刺”、有棱有角。会议同时强调,从严控制增量,各中央企业原则上不得新设、收购、新参股各类金融机构,对服务主业实业效果较小、风险外溢性较大的金融机构原则上不予参股和增持。

记者注意到,针对风险防控,国务院国资委干部教育培训中心还将举办2024年国有企业风险防控网络培训班。培训班将聚焦企业金融风险、合规风险、安全风险、财务风险、审计风险等重点领域,对央企相关人员进行培训。

自退金令发布以来,市场广泛讨论,有观点认为中央强调国有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分开监管的原则,以防止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之间的风险相互传递。

在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看来,本次“退金令”发布的主要目的在于发展实体经济,避免金融空转,根本上是防控金融危机。经济学家、新金融专家余丰慧对此也持相同观点,他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退金令”的主要目的在于强化国有企业尤其是中央企业的主业聚焦,降低其参与金融业可能带来的风险,确保国有资产安全,避免资金脱实向虚。此举意在引导央企更多地服务于实体经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防止金融风险与实体经济风险交叉传染。

余丰慧补充表示,对市场而言,这一政策可能促使部分央企剥离非核心金融资产,短期内可能导致相关金融板块的波动和调整,但长期有助于金融市场稳定性和实体经济发展质量的提升,促进经济结构的优化。

阳光时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国企混改中心负责人朱昌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扩大会议对国资央企参与金融业务明确要求刹车,这不仅是贯彻落实《问责规定》的要求,更是突出国企核心功能的必然要求。肩负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重任的国资央企,要突出产业导向、产业实效,把充分发挥战略功能价值放在优先位置,国资央企参与金融业务就必须聚焦主业、服务主业,而不能盲目发展,更不能从事高风险的金融业务。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发展与国资国企研究所执行所长余凌曲告诉记者,“退金令”是防范处置金融风险的重要举措,部分央企及大型国企对于所控股、参股的问题金融机构在风险管理上处置不当,最终导致风险越来越大,“退金令”将推进相关风险尽早“揭盖子”并得到有效处置。

余凌曲进一步解释道,“退金令”在短期内会推动相关金融风险持续浮出水面,长期有利于构建更加健康的现代金融企业制度和治理体系,推动我国金融高质量发展。

“退金令”发布后

鞍钢集团率先退出

南都·湾财社注意到,在“退金令”发布后,央企鞍钢集团率先开始清退参股的各类金融机构。

近日,攀钢集团西昌新钢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昌新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转让凉山州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凉州信用担保”)3%股权。

天眼查显示,西昌新钢由攀钢集团100%持股,而攀钢集团由鞍钢集团100%持股。本次,西昌新钢挂牌转让的3%股权是其所拥有的凉州信用担保的全部股份。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的挂牌信息中,凉州信用担保为“其他金融业”,主要经营融资担保业务。

当前,国资委指定从事中央企业国资三项交易(产权转让、企业增资、实物资产转让)的产权交易机构共6家,包括北京产权交易所、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广东联合产权交易中心、山东产权交易中心、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

南都·湾财社记者通过上述6家产权交易机构梳理发现,鞍钢集团的此次转让为6月3日“退金令”发布后首笔央企转让金融机构参股股权的交易。

多家央企早已逐步清退

年内产权交易所挂牌频繁

一直以来,国资委高度重视央企金融风险防范。2023年11月召开的国资委党委扩大会议强调,中央企业开展金融业务的目的是探索产融结合,实现以融促产,推进实业更好发展。国资央企要坚持回归本源、聚焦主业,着力严控增量,切实优化存量,立足发展与企业产业特点相符合、主业需求相配套的金融业务,提高为主业提供服务的金融业务占比。

2023年12月,国务院国资委党委推进中央企业巡视整改专项治理工作专题会议中就已提出,国资央企要聚焦“四个领域”,即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商业保理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坚决防范化解中央企业金融板块业务风险问题,同时要全面研判企业金融板块整体风险,早识别、早预警、早暴露、早处置,风险一旦露头就要果断出手将其消灭在萌芽、阻断在早期,并建立健全长效机制,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记者注意到,自2024年以来,早有多家央企加快了清理退出参股金融企业的步伐,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广东联合产权交易中心等逐步剥离旗下的金融资产。

在北京产权交易所上,中盐青海昆仑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仑碱业”)拟转让其所持有的青海柴达木农村商业银行的全部10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转让底价为1183.788万元。昆仑碱业的第一大股东是,中盐内蒙古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后者股权穿透后,最终实际控制人为央企中国盐业集团有限公司。

此外,央企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以下简称“中航集团”)旗下宝胜集团有限公司挂牌转让所持有的江苏宝应农村商业银行全部1736.01万股股份。中航集团旗下宝胜科技创新股份有限公司挂牌转让所持有的江苏兴化农村商业银行全部90.12万股股份。

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上,央企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中煤集团山西华昱能源有限公司挂牌转让所持有的山西山阴农村商业银行全部1.4亿股股份。

在广东联合产权交易上,央企中国船舶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中船西江造船有限公司挂牌转让所持有的柳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4.87万股股权;央企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东风商用车新疆有限公司挂牌转让所持有的乌鲁木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0.49万股股份。

央企剥离旗下金融资产的类似事件在2024年以来通过各大产权交易所频频发生,上述案例仅为其中一隅。在“退金令”发布之前,最新的例子是央企长江三峡集团所属上市公司湖北能源。

今年5月,湖北能源发布公告称,国资委批复同意公司以8.20元/股的价格将所持有的长江证券5.30亿股股份转让给长江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交易完成后,三峡集团不再持有长江证券股份。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认为,清退一些对央企主业贡献小、潜在风险外溢影响较大的金融股权等,可以让央企聚焦本行,做精主业,提升创新能力与市场竞争力,同时也有助于其降低潜在金融风险。中粮资本回应“退金令”

A股多家国企被股民追问 在A股市场上,并不乏央企旗下的上市公司。“退金令”发布后,市场投资者亦关注其对A股市场所带来的影响。

南都·湾财社通过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以及上证e互动平台搜索发现,目前已有投资者就“退金令”向相关上市公司提问,就包括中粮资本。中粮资本是央企中粮集团旗下的重要上市公司,公司参股了中粮信托、中粮期货、中英人寿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

中粮资本表示,“公司悉心经营各项主营金融业务,致力于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公司将与投资者朋友共同跟踪相关政策的权威发布内容。”

在中粮资本之外,鲁信创投、合肥百货等企业也有投资者就“退金令”进行提问。不过,与中粮资本不同,上述上市公司的背后实控方多为国企,并非央企。 其中,合肥百货第一大股东为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后者由合肥国资委100%持股;鲁信创投第一大股东为山东省鲁信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后者最终实控方为山东省财政厅。 上述两家公司对于退金令的影响表示,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此外,鲁信创投强调“未发现近期新政策对公司经营产生直接影响”。

对于部分央企旗下上市公司从事、参股相关金融产业的情况,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发展与国资国企研究所执行所长余凌曲表示,很可能是采取分类处置的办法,对于风险较大的金融机构,央企上市公司可能会逐步减少其在金融机构中的持股比例直至完全退出,防止问题金融机构滥用央企信誉并进一步扩大风险;对于决定长期战略性持有金融机构股份的上市公司,也对推进金融机构完善公司治理,把金融和自身产业发展的风险有效隔离开。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则告诉记者,相关部门已经对此做出了指示,要求企业进行整改。这些企业应该按照指示的要求,及时调整自己的投资策略,退出相关的金融产业,避免金融风险向实体经济蔓延。同时,这些企业也应该加强自身的财务管理和风险控制,确保自己的资金安全和经营稳定。此外,对于那些确实需要参股和增持金融机构的企业,也应该加强自身的风险评估和监管,确保自己的投资行为符合国家的政策和法规要求。

采写:南都·湾财社记者 吴鸿森 罗曼瑜正规资炒股平台